我的购物车0

全部图书分类

计算机/网络
儿童读物/童书
外语/语言文字
工具书/百科全书
哲学和宗教
自我实现/励志
艺术
管理
考试/教材/教辅/论文
文学
自然科学
漫画/动漫/漫画集
生活
社会科学
报纸
娱乐时尚
历史
小说
经济
旅游
保健/心理类书籍
医学卫生
工业/农业技术
文化/信息与知识传播
法律
地图/地理
育儿书籍
政治军事
传记
知识服务
旧版书
其他
体育运动(新)
自由组合套装
科学/科学研究
漫画/动漫/漫画集
其他
体育运动(新)
自由组合套装

正版 猫武士二部曲之3:重现家园 艾琳亨特(Erin Hunter),

在售图书真实库存,运费2元起, 24小时内闪电发货~ 咨询联系QQ:9450078

  • 作者: 艾琳·亨特(Erin Hunter) 著,高子梅 译编
  • 出版社:未来出版社 出版时间:2009-09-01
  • ISBN:9787541739026
  • 黄金会员价:¥5.10 白银会员价:¥5.40 青铜会员价:¥5.70
  • 商品价格:¥6.00
  • 优惠活动:全国满39起包邮,偏远地区除外
优惠券
¥1.00
  • 19-1
  • 消费19.00元及以上可使用
购买数量:
库存:2 销量:8

同类推荐

  • 商品详情
  • 售后保障
  • 评书0条
商品价格:¥6.00

基本信息

书名:猫武士二部曲之3:重现家园

定价:20.00元

作者: 艾琳·亨特(Erin Hunter) 著,高子梅 译

出版社:未来出版社

出版日期:2009-09-01

ISBN:9787541739026

字数:200000

页码:327

版次:1

装帧:平装

开本:32开

商品重量:

编辑推荐


适读人群 :11-14岁
  在猫族的世界里,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情族猫们开始接二连三地失踪,一点征兆都有,就连叶爪也不见了!眼前,他们必须群策群力,救出失踪的武士,否则恐怕将会永远地失去他们!

内容提要


“猫武士”系列是目前在国外的动物小说,是网站五星级书,有相当一批忠实读者。欧美销售1000万册,在台湾地区长期占据童书榜,可谓销售成绩不俗。至英国、法国、日本、波兰、俄罗斯、韩国等十多个国家。n
     “猫武士”讲的是一只宠物猫回归自由野性生活,凭借勇气、智慧、正直的品格终成为族群的励志传奇故事。n
     小说故事生动曲折,情节紧张刺激,环环紧扣,极具可读性。它的内容也是十分丰富的,不光有复杂、纠缠的斗争和矛盾,还涉及到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责任、信仰、忠诚、同情心等等。而且作者还通过动物对人类的控诉,表达了对人类过度开发自然、破坏自然环境的强烈不满。

目录


作者介绍


艾琳·亨特(EriHunter)其实有两人!“她”是的童书作家凯特.卡里(KateCary)和基立.鲍德卓(Cherith Baldry)。她们俩都住在英国,一同创作了《猫武士》井轮流将它写成书。她们想以一个名字一一艾琳.亨特共同现身,以免读者为了买同一系列的书还得在两个作家的书架上才能找齐。n
基立在农场长大,身边有许多勤奋工作的猫,忙着把家里和仓库里的老鼠赶走,其中有一些很友善的家猫,会眼她玩或窝在她的膝盖上。她跟着现在的丈夫彼得旅行,他是个科学家,还有两个儿子:威尔与亚当。n
凯特从小就开始养猫了。她现在养了三只猫咪。写《猫武士》这个故事,让她可以想象猫晚上跑出去玩的时候都在做什么事。雷族的猫让她明白,没有什么事值得害怕,只要好好享受冒险就行了。

序言


章n
  当初升的太阳将乳脂般的光芒洒向草原时,鸦爪先闻到了高地荒原的气味。虽然他没有出声,但鼠爪看到他竖直了双耳,也感觉到他稍稍摆脱了自羽尾丧命以来一味消沉的意志。这只深灰色的风族猫加快脚步,往斜坡走去。那里的雾气仍笼罩着长草坡。鼠爪深吸一口气,终于闻到了冷冽的晨间空气里,混杂着金雀花和石楠那熟悉的气味,于是,她也赶紧跟了上去。紧随其后的是黑莓掌、暴毛和褐皮。现在,他们都闻到了高地荒原的气味,这也表示漫长而艰辛的旅程终于接近了尾声。n
  这五只猫什么话也没说,但都不约而同地在风族领地的边界上停下脚步。鼠爪看看她的同族伙伴黑莓掌,又看看影族的母猫褐皮。她身边是河族武士暴毛,此刻正眯着眼睛,顶着迎面而来的飕飕冷风。在他们之中,只有鸦爪激动地注视着这片广阔崎岖的草原,毕竟,这里是他出生和生长的地方。n
  “如果没有羽尾,我们根本回不来。”他低声说道。n
  “她是为了救我们才牺牲的。”暴毛应和着。n
  河族武士悲痛的语调,令鼠爪的脸部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起来。羽尾是暴毛的妹妹,如今,她的身体冰冷地躺在乱石底下,紧挨着急水部落的瀑布。湍急的山泉水声,将伴着她一路前往星族的天堂。n
  “那是她命中注定的使命。”褐皮轻声说。n
  “她命中注定要和我们一起完成这趟旅程。”鸦爪号叫着,“星族要她和我们一起,去寻找太阳沉没之地,倾听午夜的信息。她根本就不该为了其他族群的预言而丧命。”n
  暴毛缓步走到鸦爪身边,用鼻头推了推这位风族学徒。“胆识和牺牲本来就是武士守则的一部分。”他提醒鸦爪,“难道你要羽尾做出别的选择吗?”n
  鸦爪独自凝视着在寒风中枝丫乱颤的金雀花丛,没有回答。他的耳朵不断抽动着,仿佛正努力从风中倾听羽尾的声音。n
  “走吧!”鼠爪突然往前一跃,跳过低矮的青草丛,急着想走完这趟旅程。她在远行之前,曾和父亲火星大吵了一架。她不知道父亲现在看到她回去,会有什么反应。一想到这儿,她的爪子就不安地搓动起来。n
  当时,她和黑莓掌离开森林时,并未告诉族群里的猫他们要去哪里,也没说出他们离开的理由。只有鼠爪的妹妹叶爪知道:每个族群都有一只猫被星族以托梦的方式告知,必须前往太阳沉没之地,倾听午夜的信息。他们哪里会想到,所谓的午夜竟然是一只充满智慧的老母獾,更没想到,午夜所传递的信息竟然如此令人震惊!n
  鸦爪匆忙追上鼠爪,跑到前面去带路。毕竟,他比谁都熟悉这块领地。他带领同伴们进入一长排金雀花丛后,接着便消失在一条小径的尽头。褐皮紧跟其后。鼠爪跟着鸦爪走进狭窄的通道,一路上低着头,生怕耳朵被荊棘刺到。她听见脚爪踩在泥土上的声音。黑莓掌和暴毛则紧紧地跟在她后面。n
  鼠爪的四周都是金雀花丛。记忆像一双黑色的翅膀,在她脑海里不断拍打。她又想起那些可怕的梦魇一一梦里总是漆黑一n
  片,小小的空间里充满了恐惧的气味。鼠爪知道,这些噩梦多多少少和她妹妹有关。她告诉自己,现在她回来了,她可以找到叶爪的所在一一但一股新的恐惧却突然袭上心头,她赶紧向光亮处急奔而去。n
  直到走进开阔的绿草地,鼠爪才放慢脚步。黑莓掌和暴毛紧跟而上,身上的毛发不断被金雀花丛的尖刺扫过。n
  “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你这么怕黑。”好不容易跟上来的黑莓掌打趣地说。n
  “我哪有怕黑!”鼠爪反驳他。n
  “我从来没见过你跑这么快。”他喵呜说道,胡须不断地抽动着。n
  “我只是想赶快回家。”鼠爪固执地说。这时,走在她身边的黑莓掌和暴毛互看了一眼。这三只猫一路跟着褐皮和鸦爪,而那两只猫已经消失在石楠丛里。n
  “如果我们告诉火星有关午夜的事,你想他会怎么说?”鼠爪好奇地大声问道。n
  黑莓掌抽动着耳朵:“谁知道呢?”n
  “我们只是信差。”暴毛说,“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,就是句族猫转告星族要我们知道的事。”n
  “我认为他们会相信话吗?”鼠爪问。n
  “如果午夜说的没错,那我相信,说服他们应该不是难事。”暴毛严肃地说。n
  鼠爪现在什么也不想做,只想赶快回家。她本来已经抛开森林即将大祸临头的念头,但暴毛的话再度提醒了她,使得她的心又纠结起来。午夜那可怕的预言在她脑海里再次浮现:两脚兽要建造新的雷鬼路。他们很快就会带着怪兽进入森林,大石会被碾碎,整片大地都将被撕裂。如果你们继续留在那里,就算怪兽没毁灭你们,你们也会因捕不到猎物而饿死。n
  鼠爪的胃因恐惧而紧缩。他们会不会回来得太晚了?会不会已经无家可归了?n
  通过回想午夜后面说的话,鼠爪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:不过你们不会没有向导。等你们回到家,站在被银河星群的光芒所笼罩的巨岩上,就会有一位垂死的武士告诉你们该怎么走。鼠爪深吸一口气,一切还是有希望的,但他们必须先回声。n
  “我闻到风族武士的气味了!” 黑莓掌的声音让鼠爪一下子跌回现实。“我们得赶快跟上鸦爪和褐皮!”她气喘吁吁地说。遇到危险,要和同伴们并肩作战,这已经成了她这一路上养成的习惯和直觉了,以至于她都忘记了鸦爪本就来自于风族。所以,就算遇到风族的猫,他们也不会有危险。n
  鼠爪从石楠丛里跑出来,冲进了空地,差点儿撞上一名骨瘦如柴的风族学徒。她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,很惊讶地瞪着他。n
  这位学徒是一只很年幼的公猫。从外貌来看,他根本不到离开育婴室的年纪。此刻,他正蹲在空地中央,后背高高弓起,毛发倒竖。但即便如此,他的体型还是比鸦爪和褐皮小很多。鼠爪从石楠丛里突然现身,吓得这位学徒缩了一下身子,但他依然很勇敢地留在原地不动。n
  “我就知道,我闻到入侵者的气味了。”他生气地说。n
  鼠爪眯起眼睛。难道这个可怜的小不点儿真以为自己可以对付三只成年猫?鸦爪和褐皮则很冷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位风族学徒。n
  “小夜鹰!”鸦爪说,“你不认得我了吗?”n
  学徒偏过头,张开嘴巴,嗅闻空气里的气味。n
  “我是鸦爪!小夜鹰,你在这里做什么?你不是应该待在育婴室里吗?”n
  年幼的学徒轻弹尾巴,厉声说:“我现在改名叫梟爪了。”n
  “可是,你不可能当学徒啊!”鸦爪惊讶地说,“你还不满六个月耶!”n
  “那你也不可能是鸦爪。”小公猫咆哮道,“鸦爪跑了。”但显然,他已经放松了原本紧张的肌肉,缓步向风族猫走去。鸦爪则沉稳地站在原地,任由学徒在他身上嗅闻。n
  “你的气味好奇怪喔!”梟爪大声说。n
  “我们旅行了很久。”鸦爪解释道,“但我们回来了,我必须和高星谈一谈。”n
  “是谁要找高星谈?”一个挑衅的声音突然出现,吓了鼠爪一大跳。她转身一看,只见一位风族武士从石楠丛里走了出来。他抬高脚爪,以免被荆棘刺到。他的后面还跟着两名武士。鼠爪惊讶地看着他们。这几只猫也都很瘦,瘦到几乎可以看清毛皮下嶙岣的肋骨。难道这些猫近都没捕到猎物吗?n
  “是我!鸦爪!”风族学徒说,他不断地抽动尾巴尖,“网脚,你还认得我吗?”n
  “我当然认得。”领头的武士答道,语调冷漠。这让鼠爪不禁同情起鸦爪来。这和他们想象中的回家方式太不一样了一一更何况,鸦爪还没把坏消息告诉他的同族伙伴呢!n
  “我们还以为你死了。”网脚说。n
  “我没死。”鸦爪眨眨眼,“族群还好吗?”n
  网脚眯起眼睛:“这些猫来这里做什么?”n
  “他们和我一起去旅行。”鸦爪答道。“我现在没办法解释,但我会把事情的原委一字不漏地告诉高星。”他补充说。n
  网脚对鸦爪的说辞似乎不感兴趣。而鼠爪也感觉到,这位骨瘦如柴的武士在厉声说话的同时,目光一直在扫视她。“把他们、赶出领地!他们不该来这里。”n
  鼠爪不禁很好奇,要是他们偏不走,网脚有足够的体力对付他们吗?但这时,黑莓掌却往前跨了一步,向风族武士点头说道:“我们当然会离开。”n
  “反正我们也回到自己的族群。”鼠爪言辞尖锐地补丁一句,却被黑莓掌警告性地瞪了一眼。n
  “那就快走啊!”网脚厉声说。他看看鸦爪,生气地咆哮道:“走吧!我带你去见高星。”他转过身,往空地的另一边走去。n
  鸦爪不断地抽动耳朵,用尾巴指着另一个方向说:“你确定营地是在这个方向吗?”n
  “我们现在住在以前的养兔场里。”网脚告诉他。n
  鼠爪看见,困惑与焦虑在鸦爪眼里一闪而过。“我们搬家啦?”他问。n
  “只是暂时的。”网脚回答道。n
  鸦爪点点头,但眼里仍充满了疑惑:“我可不可以先和我的朋友们道别?”n
  “朋友?”另一个武士开口说一一他是一只浅棕色的公猫,“难道你现在只效忠其他族群的猫吗?”

售后保障

本商家商品保证正品行货,严格按照国家三包政策提供售后服务,因质量问题或实物与描述不符产生的退换货服务运费由本店承担。

书评0

推荐商品